勐腊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Mengla County Agricultural Reclamation Group Co., Ltd.

  1. 首页
  2. /
  3. 新闻中心
  4. /
  5. 【勐腊农垦故事】神圣的使命:李自成

【勐腊农垦故事】神圣的使命:李自成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TRIP 2023


       勐腊农垦已走过60多年的风雨历程,一代代农垦人披荆斩棘,拓土开疆,种植橡胶,肩负起了国家重要农产品战略供给的使命。而一个个农垦故事,一张张岁月照片,生动记载着那段艰辛的农垦创业史。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勐腊农场二分场,了解退休老支边李自成的故事。














       我叫李自成,是一名垦荒老支边。1966年12月1日,我和我刚成家的妻子与24名支边青年一同来到普洱县城武装部(现普洱市宁洱县),领取了没有领章帽徽的两套军服、背包以及一些生活用品。第二天我们穿上整齐的军装,坐上了解放牌汽车,个个精神抖擞,脸上挂满了喜悦,向边疆地区西双版纳进发。我们是响应党中央号召,到西双版纳垦荒种植橡胶树,我们每个人心中想的是为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个神圣的使命,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勐养镇,刚进入勐养地界,眼前的景物使我难于适应,森林越来越茂密,物种越来越繁多,车辆行驶在路上几乎见不到太阳光,仿佛进入一个朦胧的世界。更让我惊奇的是,第三天清晨我们刚从勐养出发,整个天空雾蒙蒙的,好像大雨即将来临,可经知情者介绍,才知道这是大好天气前的预兆,西双版纳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呀。山路蜿蜒,几经周折,第三天才到勐仑,第四天终于来到了我们的目的地:勐腊。


   

       1966年12月5日早晨八点,我和我妻子与其他两个知青被分配到南腊农场八队(现勐腊农场二分场四队,组建于 1964年),我们是第三批到这的支边青年,共有六十多名职工,住在前几批知青建盖起的30多间用篱笆围起的茅草房,四周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南腊农场场部设在现勐腊县下午市场,建于1959 年,共有8个队 ,第一至第七个生产队组建在现在的勐腊农场三分场。当时我一眼就看到贴在篱笆墙上的“支援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十二个大字,看着这几个大字字样,瞬间心里就觉得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了。当时领导队长姚宜兵、支部书记杨春富(现都已逝世)和民兵连长吴勇和热情的接待了我们。领导给我们夫妻俩分配了一间茅草屋,吃完午饭后,我们夫妻俩就用四颗木叉子搭建起休憩的床榻。慢慢熟悉后得知,其他知青也都是夫妻家庭,都是为了建设边疆走到一起的。经过一个礼拜的学习后,我们夫妻俩也加入了建设边疆的大军中。



      进入1967年,我们一方面进入开垦荒山阶段,一方面又要到勐伴镇挑粮食维持生活。进山垦荒时,男女分成小组,女青年组负责用砍刀砍除小树木、藤条、杂草,每天每人要完成一亩的任务。有的女同志是从城市来的,从未做过这样的体力劳动,一时间难以适应,手上经常磨出豌豆般大的血泡,时不时会听到一声惊叫,原来是被蚂蟥叮咬得大腿脚杆都是湿漉漉的一片鲜血;男青年组负责带上锋利的斧头,砍除砍刀难以砍断的树木,每天每人要砍除半亩,碰到又硬又粗的大树两人半天才能清理掉一棵,一天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人也累得全身瘫软。我作为组长,下班后还要与副组长测量核定当天任务是否完成。虽然大家都很苦很累,但没有听到谁发出一声怨言,脸上总挂着一种不服输的自信。说起大家的革命精神,个个都没得说,被荆棘扎伤、藤条划破,那是常有的事;生病了都是小病坚持,实在坚持不了时,才会请假治疗;晚上睡觉,一方面要接受蚊虫的叮咬,一方面还有虎豹的吼叫声,吓得大家都不敢吱声,但到每天上班的哨声响起时,大家都争先恐后抢着上山。不是没有动摇过,只是大家都在坚持。



       完成开荒后,紧接着就是开始挖台地、穴洞,任务是台地4天一亩,每天15米,穴洞是30个,但是个个不甘落后,都超额完成任务,有一个最高完成八十个穴洞。经过一天的劳作,回到家,都蹲不下身去。经过几年的开垦,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开垦出六百多亩橡胶地。多么崇高的革命思想,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不平凡的成绩。


       由于从67年3月份起,我们队的粮食来源被分配到勐伴镇粮管所,需自行去挑取,队里就得派出大量的男同志到勐伴镇挑粮食,而且一去就是两天。第一天早上八点从家里出发,行走七十多里路,下午太阳落山时到达,第二天又挑着八十多斤粮食返回。因为我还是一名基干民兵,加上步枪和行李有一百斤左右的担子。路上要克服崎岖不平的山路,以及蚊虫和蚂蟥的叮咬,还要防备土匪、野兽的袭击。下午黄昏到家时,身上已布满了蚊虫叮咬的小红包,两脚染满了蚂蟥吸食流出的血迹。第三天虽然可以调整休息一天,但也难以弥补损耗的精力,第四天又开始了同样的工作。


      虽然工作很艰苦,而且每月的收入仅为28元,但我们也没怕苦过。除了8元生活费缴纳给伙食团外,一月下来也只有七八元的余留。生产队配有后勤人员,有的种菜、有的养猪、有的伙食团做饭,平时吃饭要用称称,菜蔬一般都是以青菜、萝卜、空心菜等为主,只有逢年过节家属每人可分五两猪肉,也可到伙食团分配熟食,谁也不会抱怨伙食太差。



       我们的作息时间也是有安排,每天早晨七点起床,七点半用餐,八点上班,下午两点半上班,六点下班,除正常上班外,每个星期六有两个小时的义务劳动,种菜、种水果、打扫卫生等等;每周一、三、五晚上要开会学习,学习内容一般是《红旗杂志》《解放军报》《人民日报》;二、四、六晚上休息,有时各自在自己房间点上煤油灯,隔着篱笆聊聊天,有时大家为了躲避蚊虫叮咬,都喜欢烧一堆篝火围坐在一起聊天,讲讲老前辈的革命故事和奋斗精神,大大增强了大家的革命意志;星期天自由活动,起床起得晚一点,洗洗几天来没时间洗余留下来的脏衣服裤子,看一看已经翻了几遍的杂志,由于到处都是森林,哪里都有被野兽袭击的风险,方圆几里没有人间烟火,我们都不敢随意走动。每天下班回来,男同志到小河边洗个澡,女同志就打一盆热水在自己房间里洗。



       转眼四年过去了,1970年又组建了妇女排。1971年6月18日,我被调到当年新组建改编为部队番号的建设兵团一师六团十三营(现二分场老场部)五连(现二分场六队)任二排排长,除了正常带领同志们开辟荒山外,还要组织全排早上七点上早操,七点半下操吃早餐。就在同年,我得到领导的信任,代表连长又组建一师六团十三营六连(现二分场五队)。在这五年里,我认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路线,对党忠诚,服从领导安排,认真完成任务,任劳任怨,帮助他人,得到了党和职工群众的认可。同年9月15日,经十三营营长孟庆山(已逝世)的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72年3月,我又被调派组建砖瓦队(现二分场七队对面)。


       1973年,由于一队领导闹矛盾,队里无法正常开展工作,几乎处在瘫痪状态,总场领导又想到了我,说我有工作经验,又把我调派到一队(现二分场一队)。我根据实际情况,对症下药,排除了矛盾,使生产队的各项工作又开始了正常运转。


        1979年2月,知青闹着回城,队里只剩下我一家人了,一个队空荡荡的,我好伤心啊,几年建设起来的成果即将化为泡影,使我彻夜难眠,想想这些,我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但转眼一想,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不能这样堕落下去,要坚强起来,再为党和国家服务。由此,我继续看管好生产队的财物不被丢失,房屋不被损坏,我喂养好所剩的三头小猪、一头水牛,储存好六百多斤的水稻。


        1979年6月,国家又从墨江县等地招来大批支边青年,我心想我们的橡胶得救了,其中调入了16人到我队。我带领大家又开始投入到垦荒种植橡胶的大潮中去,连队又开始恢复往日的生机。又经历几年的垦荒,我带领大家开垦出了一千余亩橡胶地。

(开荒挖穴)


       1979年,一师六团十三营统一改名为六分场,共8个生产队;1982年,与隔壁的九分场合并统称为龙茵农场,共13个生产队;1991年,合并为勐腊农场(原南腊农场)二分场,共16个生产队。


       不知不觉就到了1994年,也是我来到勐腊的第28年,我正式从岗位上退休了,但我的使命依然存在,不曾改变。



      自从1966年李自成来到农场以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把自己一身的心血贡献给了农垦大地,完成党和国家交给他的神圣使命,获得了省级、州级、县级、农场的多次表彰。自退休以来,李自成积极参加党组织开展的各项活动,同年轻干部交流自己多年来的工作经验,自觉开展公益活动,清理塌方道路,服务群众,做到共产党员退休不退岗的神圣使命


(多年来获得的部分奖状)

(当年仗量土地用的皮尺)

(李自成和作者高德红合影)
















       我们农垦能够取得这些成绩,是来自全国各地无数个像李自成这样的革命老前辈和新一代农垦青年共同奋斗的成果。














农垦故事征集:


您记忆中的勐腊农垦是什么样的呢?

还记得曾经那段难忘的岁月吗?

欢迎广大朋友将您的农垦故事分享给我们!


您可以将故事及照片整理后发送至

微信公众号后台或邮箱 mlxnkjt@126.com


我们将收集后发布在微信公众号,

让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感受农垦精神力量

期待收到您的作品!


作者:高德红(勐腊农场公司二分场)



监制:罗义凯

审核:陶    涛

编辑:罗依婷

      图片:部分为勐腊农场公司提供



主办单位:勐腊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691-8127206

邮箱|mlxnkjt@126.com

地址|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城南路56号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勐腊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2022 ~ 2023, © mlnk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勐腊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 滇ICP备2023003312号-1 ]

Copyright 2022 ~ 2023, © mlnk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勐腊县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 滇ICP备2023003312号-1 ]